小分子肽·健康网

13341318086

小分子肽健康网:小分子肽我们是否真的有用?

发表时间:2020-02-01 14:18

小分子肽对我们是否真的有用?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进步和社会的发展,医疗卫生条件得到了极大的改善,人类的平均寿命在不断延长。然而,伴随着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出现了一种被专家称之为“健康悖论”的现象。我们看到社会上越来越多的人患上了“富贵病”,并呈年轻化发展趋势,给人们带来了极大的困扰。糖尿病、高血压、冠心病和癌症等慢性病一旦患有,依靠当今的医学技术很难彻底治愈。这些“富贵病”已经严重影响到人们的健康,给家庭和整个社会带来了沉重的医疗负担。

《黄帝内经》上说:“上工治未病,不治已病,此之谓也。”“治”为治理管理的意思,“治未病”即采取相应的措施,防止疾病的发生发展,其中心思想就是,医学的最高目的应该是要善于预防疾病,防患于未然。世界卫生组织(WHO)1996年在《迎接21世纪的挑战》报告中也明确指出:21世纪的医学将从“疾病医学”向“健康医学”发展;从重治疗向重预防发展;从针对病源的对抗治疗向整体治疗发展;从重视对病灶的改善向重视人体生态环境的改善发展;从群体治疗向个体治疗发展;从生物治疗向心身综合治疗发展;从强调医生作用向重视病人的自我保健作用发展。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生物活性肽还是一个较为陌生的概念。事实上,我们人体中几乎所有细胞都受肽调节,它涉及激素、神经、细胞生长和生殖等各个领域。肽在人体的生命活动中扮演着生理生化反应的信使角色,并维护着人体生命活动的稳定。科学家已经证实:所有疾病的发生、发展、治疗、康复都与肽有关。
近百年来,与多肽研究相关的诺贝尔奖得主为:

1923年,约翰·麦克劳德与弗雷德里克发现了胰岛素,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1955年,美国科学家文森特·迪维尼奥因合成多肽激素——催产素而获得诺贝尔化学奖。

1977年,美国科学家罗歇·吉耶曼,安德鲁·沙利因发现大脑分泌的多肽类激素;罗莎琳·苏斯曼·雅洛因开发多肽类激素的放射免疫分析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1984年,美国生物化学家梅里菲尔德因发明多肽固相合成法以及发展新药物和遗传工程的重大贡献,使多肽研究具备商业生产价值从而获得当年诺贝尔化学奖。

1986年,美国科学家斯坦利·科恩和意大利神经生物学家蒙塔尔奇尼因发现生物活性多肽“神经生长因子”和“表皮生长因子”共同获得当年度诺贝尔医学奖。

1999年,美国生物学家古特·布洛伯尔因发现信号肽被授予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2000年,美国神经科学家保罗·格林加德和埃里克·坎德尔因发现了多巴胺和一些其他脑内的传送物在神经系统的运作原理,共同获得当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2004年,以色列科学家阿夫拉姆·赫什科和美国科学家欧文·罗斯因发现泛素(多肽)调节的蛋白质降解,共同获得当年诺贝尔化学奖。

“21世纪的生物工程就是研究基因工程和蛋白质工程。”来自诺贝尔生物学奖获得者,美国著名华裔科学家朱棣文。

肽是21世纪生物医药领域研究与应用的前沿课题。随着人类基因组计划的完成,蛋白质组学以及代谢组学研究的广泛开展,多肽研究也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研究发现,人体中很多活性物质都是以肽的形式存在的。肽在人体的生命活动中扮演着生理生化反应的信使角色,并维护着人体生命活动的稳定。

随着生物技术的飞速发展,越来越多的生物活性肽被人们发现和合成。肽神奇的生物学作用,决定了它在医药、保健、食品、化妆品方面具有非常广阔的应用前景,因此小分子肽绝不是炒概念,它是有实实在在的科技含量。

注:本文属于科普文章,小分子肽不具有治病作用,目前并未取得保健号,只是一款营养食品,请各位读者知悉。



13341318086
小分子肽健康网·传播肽健康
全站搜索